• 欢迎光临江西医学律师网,为您提供专业的医学法律服务!
  •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医疗纠纷案例

护士未取得执业证参与抢救医院被判赔28万余元

时间:2017/10/24 11:06:15    作者:    来源:原创文章    查看:1806    评论:0
内容摘要: 赣州医疗鉴定律师,赣州医疗损害律师 护士未取得执业证参与抢救医院被判赔28万余元 案情简介: 原告的亲属邬小民,1970年9月22日生,汉族,江西定南县人。 2016年9月23日上午11...

 赣州医疗鉴定律师,赣州医疗损害律师 护士未取得执业证参与抢救医院被判赔28万余元

案情简介:

原告的亲属邬小民,1970年9月22日生,汉族,江西定南县人。
2016年9月23日上午11时许,邬小民感到身体有点不适,前往被告医院就医。经被告医院的医师检查,诊断为“1、急性心内膜下心肌梗死?2、心源性休克?”给予抗凝、抗休克等治疗,后邬小民出现呼吸停止,被告进行胸外心脏按压等进行抢救和处理,最终经抢救无效死亡。患者死亡后未进行尸检。
原告认为,被告的诊疗行为存在以下过错:
一、滥用抗生素。被告在患者没有明确感染的情况下给患者使用头孢呋辛钠,违反了用药常规。
二、被告对患者的病情缺乏正确预见,未及时采取恰当的治疗措施,也未将病情的凶险性告知原告。
三、被告未告知原告进行尸检以查明死因,导致鉴定不能正常进行。
四、被告的护士未取得执业证书参与抢救。未取得执业证书的护士不具备参与抢救的资格,其参与抢救的行为违法,其书写的记录不能反映真实的病情。
综上,被告应对患者的死亡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原告与被告协商赔偿不成起诉至法院。
案件审理期间,被告申请对本起病例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为查清相关事实,法院委托赣州市医学会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2011年5月12日,赣州市医学会向法院出具《关于邬小民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的情况说明》,注明:“因患方明确表示不同意参加此次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使得本次鉴定程序无法进行下去。”之后,原告申请对本起病例进行医疗过错司法鉴定,为查清相关事实.法院委托江西某某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医疗过错司法鉴定,2012年4月17日,江西某某司法鉴定中心向法院出具《关于对<江西省某某县人民法院鉴定委托书>予以退回的情况说明》注明:“我中心组织专家对邬小民在江西省某某县医院诊治的病例等材料进行了审核,认为现有材料不能对江西省某某县医院在诊疗过程中有无医疗过错进行鉴定。原因如下:1、邬小民死亡后未能做尸体解剖以明确死亡原因;2、在死亡原因不明的情况下,难以对某某县医院对邬小民诊疗行为进行评价。”
    法院认为,原告方亲属邬小民因身体不适至被告处治疗,双方已形成医患关系。被告在对患者的诊治过程中,本应认真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仔细的对患者进行检查治疗,但被告未尽该职责、存在一定的医疗过错:
    第一,被告对患者邬小民病情变化的认识方面以及在邬小民病情恶化后的告知方面存在一定的过失,被告未能及时跟患者家属交流交待病情,告知家属可能存在的风险,未让家属签字,医嘱未及时更改病危,在诊疗、抢救过程中存在一定的失误,对患者邬小民接受治疗及延缓生命过程中起着相应的负面作用,致使邬小民家属难以接受其突然死亡的现实,在引起纠纷的发生上被告存在相应的责任。
    第二,被告在诊疗过程中指派未取得护士执业证书的人员叶某某参与了患者诊疗,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护士管理办法》第十九条第一款:“未经护士执业注册者不得从事护士工作。”的规定以及《护士条例》第二十一条:“医疗卫生机构不得允许下列人员在本机构从事诊疗技术规范规定的护理活动:(一)未取得护士执业证书的人员;……。”的规定,在护士护理方面存在一定的过错。
    第三,患者邬小民经抢救无效死亡后,被告并未及时告知家属进行尸检,违反了《江西省医疗事故争议中尸检工作管理规定》第八条:“患者死亡,医患双方当事人不能确定死因或者对死因有异议时,医疗机构应当及时告知家属在患者死亡48小时内进行尸检。”的规定。
导致原告对死者尸体进行了火化入葬,并直接导致医疗过错司法鉴定不能进行,在查明患者死亡原因方面被告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综上,被告应承担相应的侵权民事赔偿责任,被告无过错的抗辩,不予采信。据此,经综合考虑被告的医疗过错程度、过错行为在此次医疗损害发生的原因力及参与程度、医疗损害结果与患者自身疾病状况之间的关系、医疗科学发展水平、医疗风险状况等因素,法院酌定被告承担40%的赔偿责任,判决被告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28万余元。一审判决后被告不服上诉至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点评:
本案法院认定了被告的三点过错:一是对患者病情的预见性不足;二是未告知进行尸检;三是让未取得执业证的护士参与抢救。最终酌定医院承担40%的赔偿责任,即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是其疾病本身的复杂性、凶险性,笔者认为是合理性。但笔者认为法院认定被告在第一点过错的理由上有欠缺,法院认定被告这一过错的理由是“没有及时通知病危”、虽也认为“在诊疗、抢救过程中存在一定的失误”,但并未例举在诊疗抢救过错中存在什么具体失误,因此在说服力上是不够的。笔者在起诉时将这列为被告的过错之一,主要是为了说明被告对疾病的凶险性预见不足,因此未及时采取相应的抢救措施如溶栓治疗等,主要是为了在司法鉴定听证会上提醒专家考察被告这方面的过错,没想到法院直接认定为医院的过错之一,这也是意外之喜,但笔者确觉得法院这样表达说服力不够。事实上,笔者人为,法院就被告的第二和第三点过错判决被告承担40%的赔偿责任理由已充分,没有必要再牵强地认定被告的第一点过错。
 


作者:赣州医疗鉴定律师,赣州医疗损害律师 赖剑徽律师 转载请注明来源:江西医学律师网(
www.13970703070.com



友情链接
赣州市卫生局|中国裁判文书网|法律图书馆|赣州劳动工伤律师网|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责任编辑赖剑徽律师 -  网页留言咨询
办公地址:江西省赣州市兴国路2号